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荣兴彩票登陆 > 平川市 >

蒋丰:江歌血案凶手遭到“重判”的六大因素

归档日期:04-25       文本归类:平川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2月20日,举国瞩目的中国女留学生江歌血案在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做出一审判决,杀害江歌的凶手、中国留学生陈世锋被判有期徒刑20年。应该说,这是一个不尽人意的判决,是一个不能让江歌妈妈满意的判决,是一个不

  12月20日,举国瞩目的中国女留学生江歌血案在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做出一审判决,杀害江歌的凶手、中国留学生陈世锋被判有期徒刑20年。应该说,这是一个不尽人意的判决,是一个不能让江歌妈妈满意的判决,是一个不能让关注此案的大多数中国民众满意的判决。但还应该说,这在日本大多数杀人案件的判决中已经属于“重判”了。简单地说,按照日本《刑法》第199条的规定,杀人案判决是从5年起步的。

  东京地方法院就江歌血案的6天公开审理期间,检方、辩方各有“出色”表现,也各有“漏洞”呈现,以至于各种在法庭速录的、偷录的删节本、精选本、貌似完整本的讯息在网络上时而刷屏、时而霸屏,让人们感到“乱花渐欲迷人眼”,一时真伪难辨。这在“人人都是记者,人人都是法官”的网络时代,也真的是了得。

  现在,当江歌血案一审判决结束的时候,关注此案的中国人应该一起用温暖的手搀扶着江歌妈妈从这起个案中渐渐走出来,然后重新回望这起案件的司法过程,梳理出导致陈世锋“重判”的因素,这不仅可以加深中国民众对日本社会的认识,也对中国人走向海外社会具有参照意义,甚至对江歌血案可能升格的法庭斗争都是有利的。

  第一,江歌血案的核心证据,导致陈世锋遭到重判。从江歌血案审理伊始,检方与辩方就在涉案罪名、犯罪动机、犯罪手段等等方面产生了不同意见,提出了不同的主张,出示了不同的证言。这些讯息传出后,一方面让人们感觉到案件的复杂性、人品的多样性、网媒的暴力性,另一方面也让感性的、理性的人们不知应该听凭、采信哪一说。检方坚持是“蓄意杀人”,辨方坚持是“第一刀致死”,属于“杀人未遂”,而法医提供的“尸检报告”则指出无法认定是哪一刀致江歌而死,进而指出在同一处竟有6刀连续捅入。

  专家指出,日本法院在有关杀人案件的判决中,检方和辨方的意见固然十分重要,但核心证据是来自法医的“尸检报告”。法院业界流行的一句话是:“尸体是可以讲述故事的”。当一起杀人事件发生以后,警方一定是带着专业的“检视官”前往现场的,确认死者的姓名、年龄、住所、死亡时的位置、姿势、携带用品、死亡推定年月日、时间、场所以及现场是否有凶器等。当确认这是一起重大事件以后,警方会要求进行“司法解剖”。这种解剖事先要向法院提出书面申请,在获得法院的《鉴定处分许可状》才可以进行的。进行解剖的时候,曾经前往现场的警方“检视官”和司法警察员等必须在场。此后形成的“尸检报告”,将成为案件的核心证据。

  陈世锋的日本辩护律师在开庭前应该是看过这份“尸检报告”的,但仍然提出“第一刀致死说”,或者是为辩护强词夺理而为之,或者是本身对法律核心证据的认定还有认识上的不足乃至于侥幸心理,或者是想另辟蹊径打一个野路子。结果表明,东京地方法院没有采用的其“杀人未遂”的说法。如果以“杀人未遂”量刑,陈世锋的刑期应在7年以下。

  第二,陪审员致力于情的追究,导致陈世锋遭到重判。在日本的伤害杀人案件中,法庭上有专业出身的法官,还有来自民间人士的陪审员。如果说法官更多的是从“法”的角度进行审判,那么相对法律知识不够高精尖的陪审员就会从“情”的角度进行陪审。据了解,这次陪审员对陈世锋杀人过后的表现极为愤慨。首先,陈世锋杀人后。虽然被吓得尿了裤子,但并没有把受害者立即送往医院,采取一切可能挽救的措施。其次,陈世锋杀人后没有自首投案情节,反而是采取了一系列销毁证据的行为。这些残酷、无情、持续的犯罪行为,激怒了陪审员,导致其受到重刑判决。

  第三,陈世锋法庭激怒日本辩护律师,导致遭到重判。陈世锋家族通过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辗转请到一位日本律师。据了解,这位日本律师在伤害杀人等刑事案件的辩护律师中,并不算是头筹的。以至于每天庭审结束后,中国方面的律师都要进行复盘,经常是搞得深夜2点或者清晨5点才能睡觉。尽管如此,陈世锋的日本辩护律师还是从职业的角度出发,尽量为其做着减刑的努力。为此,他曾有另类打法,自己在法庭上“带哭”道歉,促使陈世锋“跟哭”道歉。但是,陈世锋的道歉不要说不能够令江歌妈妈满意,不能够令旁听的中国人满意,就是日本辩护律师也不能满意,以至于愤怒地当庭指责陈世锋:“到你生命终止的时候,这一幕,就是你给别人造成的伤害,你都不可以忘记,你现在可以理解吗?”有专家评论,这是日本辩护律师在法庭上向陈世锋“飞刀”。日本辩护律师对陈世锋冷漠及无情的忍无可忍,势必会影响法庭的判决。

  第四,陈世锋法庭玩弄检方,导致遭到重判。一切以事实为依据,一切以法律为准绳。这是任何法制国家都信奉的司法准则。在日本,对于伤害杀人案的认定,十分重视完整“证据链”的形成。也就是说,不仅要有杀人嫌犯的口供,还要有相应的证言、证物,特别是对杀人凶器的认定,有的时候还要带着嫌犯到杀人现场“复盘”。对此,陈世锋与其辩护律师当然懂得,他们在法庭一方面叙述了杀人过程,另一方面还叙述了四次销毁杀人凶器、服装等的事实,摆出一副“我都告诉你们,你们却找不出来”,就无法形成完整证据链的无赖姿态,分明是在戏弄握有公权的检方。此举显然激怒检方,以至检方从七个方面提出量刑依据,导致陈世锋遭到重判。

  第五,江歌妈妈态度的转变,导致陈世锋遭到重判。江歌妈妈痛失爱女,事后她所采取的一切行动都能够获得世人的理解和同情。将心比心,每一个人都会问:“假如我遇到了这种事情”但是,在略显冰冷的法律面前,有些行动会对法律的判决产生负面影响的。江歌妈妈始终要求东京地方法院判处陈世锋死刑,也为此搞了大规模的签名运动,临阵前还更换了律师。但是,她在12月4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相信日本的检察官、还有法官,他们的智慧是不可能让陈世锋颠倒黑白的。”此后在开庭前的记者会上也有类似的表述。在此之前,曾有日本民众表示,“可以理解江歌妈妈的心情,但不能够接受江歌妈妈的做法。”而江歌妈妈开庭前这种对日本检察官、法官的“信任转变”,应该是构成陈世锋遭到重判的因素之一。

  第六,中日关系的回暖,导致陈世锋遭到重判。通常说来,一起伤害杀人事件,是不会与外交关系连接在一起的。但是,江歌血案发生在中日关系回暖改善时期。这起看起来证据链还不完整的案件,如果判决过轻,势必会在中国引起强烈反响,给两国关系以及民间情感带来新的冲击。任何司法独立都是在相应国情、体制下的“独立”。因此保持中日关系的回暖趋势,相向而行,也是导致陈世锋遭到重判的因素之一。

本文链接:http://pushkin.cc/pingchuanshi/1598.html